忱暮

靖苏/诚台/凯歌 不逆不拆~kkw小天使理想型~😘

【诚台】恋爱中的人都只有三岁(明家日常小短篇其二)

#诚台# 虐狗日常 今天我们都是旺旺碎冰冰

薄荷chiaki:

*恋爱中的人智商也只有三岁




*继续发个小甜饼




*大写的狗血






分不开






1.




明台小时候特别喜欢粘着人这是全家都知道的事情。




但是他却不是每时每刻都会这么粘人。




比方说明镜,他只有在大姐心情好的时候才会粘着她,大姐发怒的时候他要不早就跑的不见踪影要不就让哥哥们来背锅。




比方说明楼,他只有在有求于大哥的时候才会死命地粘着他,“大哥,我想要这个!给我买好不好!买吧买吧。”最后明楼被缠得实在没了辙,终于认命地掏出钱包,小少爷立刻欢喜地接过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




再比方说阿香,“小少爷你一直跟着我干什么?”




“我、我来看看厨房里有没有需要帮忙的……”明台眼神飘忽着,皱了皱鼻子。




阿香狐疑地盯着小少爷,在她印象中明台有这样的举动都和明诚脱不了关系。




她掰着手指脑海里回忆着以前明台突然跟着她发生的事情。




一次,主动要求学做饭,差点把厨房烧了。最后明诚赶过来收拾残局。




二次,他问她有什么方法能吸引人注意,除了恶作剧,还特意强调要引人关心,阿香不明所以,想了想说生病。结果晚上小少爷就开始高烧不退,急得他们差点抓狂,还是明诚连夜背着他开车送他去急诊,可把大伙儿折腾的一宿没睡,问起原因竟然说是被阳台风给吹的。这没事儿跑阳台去吹风干嘛?




三次,明台支支吾吾又鬼鬼祟祟的围着她转却又不肯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直到阿香怒了,小少爷才问她,“你知道恋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




阿香顿时乐了起来,捂着嘴笑个不停,“小少爷是恋爱了啊!”




明台被阿香笑得恼怒,脸也红了起来,“别笑了,说正经的!”




阿香看着明台的样子看起来的确是真的烦恼了才会来找她,说实话她从小就进明家当女仆,明家人对她好,而她对于这家人也是真心喜爱,拿他们当朋友当家人来对待,明台自然是不用说。




“嗯,虽然我没有谈过恋爱,不过我想这世间情爱大体感觉都是相同的。一个人若是对着一个人心心念念,整个心都挂在一个人身上,那么我想在他眼里那个人便是一切。每天会思念,想到他会无比甜蜜,笑容也会不自觉,时时刻刻都分不开,在一起却又觉得心跳加速呼吸困难,因此便会变得患得患失。我想,恋爱,大概是最难以形容的一种感觉,如果你得到回应那么它便是世界上最美的鲜花阳光,如果得不到回应那么它便是世界上最苦最疼的毒药。”




少女再抬起头看着小少爷,他似乎真的陷入了沉思。




2.




再后来明诚随着明楼一同去了巴黎。




阿香第一次见到小少爷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发着呆,平日里神采奕奕的眼睛也变得有些暗沉,那感觉就像有一半的灵魂从他的身体里面被抽走一样。




他见到是阿香来了,终于扯动了一下嘴角,但那看起来却不像是在笑,十足的一副被抛弃的小动物一样可怜巴巴,“你说得对,阿香,它的确是世界上最苦最疼的毒药。”




阿香感到有些诧异,小少爷这是……失恋了吗?




再再后来,明台也去了巴黎。




临走的前一天,他似乎特别的紧张,“阿香你快看看我明天穿这一身好不好!”




阿香噗嗤地就笑了,“小少爷你这是要去相亲还是见哥哥们?”




“哼,我才不会轻易原谅他们!丢下我一个在这里,他们俩倒好,一走走的干净!大姐骂我都没人替我顶着……最可恶的就是阿诚哥……连个电话都没有!”




“他不是打过电话给你了吗?是你自己说不想接的……”




“那他就不打了吗!一两次不接就不会打第三次第四次吗!”




阿香倒是听出话外音了,小少爷这其实就只是在生明诚一个人的气呢,但是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




等到很久很久之后阿香突然惊觉,这所有人之中,明台分不开的、一直粘着的其实就只有明诚一个人而已。




3.




“所以这一次又是什么?”阿香看着明台,那记忆中的少年已经变得身姿挺拔,英俊帅气的外表也显露无疑,想来明台转眼间也要开始步入大学生活了。




“那个……阿香,你觉得阿诚哥怎么样?”




这句话问得阿香有点奇怪,“什么怎么样?”




“我的意思是……就是,你是女生,你会不会喜欢阿诚哥这个类型的?”




“唔……”阿香认真的思考了起来,说实话明家三兄弟的颜值绝对算是数一数二,但是他们三个人都各有不同,大哥呢虽然严肃了点但是感觉特别可靠,小少爷呢虽然跟他在一起很开心有趣但是他就像个需要照顾的孩子……相比之下明诚的确会是最好的选择,“会啊,明诚哥一看就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类型,你看啊首先长得好看不说,人又温柔又有耐心,会做饭会照顾人会开车,为人谦虚也很可靠……”




“够了!”明台突然出声打断了她的话,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脱口而出的不满,但是生气的表情又一时收不回去,干脆就转过身哒哒哒地跑了出去。




阿香不解地摇了摇头,她这是……说错了什么吗?




4.




明台生气,他快气炸了。




跑上楼关上门的时候,门缝上墙灰差点都被他撞下来一层。




他啪地打开衣柜,把里面的衣服一件件丢出来,完了不解气又开始丢袜子内裤,直到最后自己脱了衣服鞋子袜子一丢,还穿个裤衩就往乱糟糟的柜子里一坐。




他看着满屋子狼藉发了一小会呆,但是随后他只觉得鼻子一酸,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他当然知道明诚受欢迎,在巴黎的时候他就知道。




他各种小尾巴,死缠着,明诚也只是好笑地看着他晃来晃去,却也没阻止他,因为他知道阿诚哥不喜欢她们,但是这次不一样。




明台真的不是刻意看到明诚和那个女孩子在吃饭的。




港大马上就要开学了,明台想着又要有一段时间见不到明诚了不免觉得心塞,而明诚总有忙不完的事情,他真的是无意中撞到跟着他们来到一个西餐店。




“这位先生,您的菜单拿反了,您要点些什么吗?”




明台抓着菜单左晃右晃,嘿!你能不挡着我吗!我都看不见了!最后他才翻了个白眼愤愤地看着服务生,“一杯柠檬水,谢谢。”




明台熟悉明诚的每一个表情和笑容,他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的纹路也会跟着皱起来,眼睛亮闪闪的却满目都是柔情,但是现在那个笑容却让明台觉得特别心塞。




那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焦躁。




他喜欢明诚。




这是他在去巴黎之前就知道的事情。




但是他分不清楚对于明诚的感情。




也许是依赖又也许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他看着满地散落的衣服裤子,心里只想到,糟了。




他比想象中的还要在乎。




5.




明诚来叫明台吃晚饭。




很奇怪,平时到饭点的时候这小子比谁都要准时。




听阿香说,这小祖宗今天不知道受什么刺激了,一回来就跟着她问这问那,半响还问到了自己。




“他说什么了?”




“他问我说觉得你怎么样,我就回他很好啊,然后他就突然不开心地冲上了楼……明诚哥,你没惹到他吧?”




明诚皱着眉头不明,我惹到他什么了啊?




“明台,是我。吃饭了。”明诚又敲了两声,见屋里半点反应都没有,伸手开了一下发现门没锁,便喊道,“我进来了喔。”




“谁允许你进来的!”




明诚一看裸着上半身只穿着平角裤的明台翘着个头发站在床上正对着他怒嚎,这个造型愣是把明诚也给定了几秒,明台涨红了脸连忙缩进被窝里只露出个脑袋,“你、你不知道要敲门的吗!”




“我敲了啊……”明诚看了看满屋子乱糟糟的衣服,“怎么回事,你房间遭贼了啊?”




“我、我正在试衣服,哪知道你突然进来……”




明诚一脸怀疑地盯着他,一边捡起地上的衣服一边走到他的床边坐下,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明台眼角还未干的泪水红肿的眼睛还有已经有些沙哑的声线。




“怎么回事?你——”




那伸出去的手被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时连空气都凝固了起来。




明诚皱着眉头盯着明台,倒是明台先承受不住这样炽热的视线挪开了脑袋,“我不想吃饭。”




半响明诚忍不住叹了口气,他轻轻地揉了揉那个毛茸茸的脑袋,温柔地说道,“我的小少爷,有什么气等吃饱了再说,好吗?”




明台觉得他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开始打转了,明诚对每一个人都这么温柔,可是他却只想他对自己一个温柔。




6.




明诚觉得最近明台有点奇怪。




他明显是在躲着自己。




他仔细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原因是什么。




但也许真的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只是一两天没了那个小尾巴,明诚就觉得像是丢了什么,直刺得他心头恍惚。




眼看着小少爷就要开学飞去香港了明诚更觉得心像是空了一大块。




明诚也没想到明台会溜得这么快,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回围堵放学后女生的恶少一样在后面紧跟着追,明台更是拿出了百米冲刺的精神,不过到底还是这孩子还是少了点心眼不知道抄近路,瞬间就被明诚堵在小巷子死路里了。




“哎呦我说,小祖宗你可别再跑了。”明诚见明台还要在最后挣扎一下,连忙上前一个箭步就反手摁住了小少爷的双手。




“你放开我!”明台喘的悉呼悉呼的,还不忘亮出猫爪子。




“你到底怎么回事!”明诚火也上来了,这小家伙绝对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




“你管我干嘛!管你的女朋友去啊!”




“什么女朋友?你给我说清楚!”




“就是跟你吃饭的那一个!!你放开我!”




明诚一个大写的不解,他什么时候来的女朋友?




“我没有女朋友。”




“你别骗我了!我那天看见你们一起去吃饭的!西餐店!”




明诚想了半天,脑海里总算有点印象了,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




“你说林小姐?”




明台瞬间感觉自己没了力气,敢情这是自己没表白就失恋了吗……




明诚看着眼前的小家伙绷着脸,但是嘴角已经在微微地颤抖,不免觉得又心疼又好笑,“她是记者,来采访一些报道的,不是我女朋友。”




“真、真的?”




“真的。”




“你就是因为这个躲了我这么多天?”




“…我饿了。”




“你呀。”




7.




有一种东西叫做双向暗恋。




而这种行为在别人眼中就是花样虐狗。




分不开。




便在一起。








TBC

评论

热度(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