忱暮

靖苏/诚台/凯歌 不逆不拆~kkw小天使理想型~😘

【凯歌】《无题》小番外——占有欲

城市房间:



化妆间里散落着乱七八糟的时尚杂志,胡歌随手拿起一本乱翻,看到讲星座那页,目光渐渐专注起来。


“狮子男占有欲特别强,不管是自己的女人还是自己的物品,恨不得把他们都冠上自己的名字,有时候,是自己的东西就不想和别人共同拥有,连碰都不想让别人碰。”


他不由自主地轻念出声,造型师李坤默正好走进来听见了,意味深长地一笑:“哥,谁是狮子座?”


明知故问!


胡歌想到这人曾经和王凯很熟,上次东方台的娱乐盛典还一口一个“凯哥”叫得亲热,原本攥得紧紧的杂志,不知怎的就啪地甩在了梳妆台上。


“快,给我换衣服,采访要开始了。”他面无表情。


这采访无滋无味,像杯白开水,唯一有点油星子的就是又问他关于胡霍、歌弘CP的问题。


霍建华与他许了“五年之约”。


袁弘说他“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真正有资格说话的人,却在手机里呵呵直乐:“为什么你都是跟帅哥上热搜,我却只能跟房东阿姨放在一起?”


胡歌无语,很想翻白眼。


本来房东阿姨那事儿闹得还挺大的,王凯还专门发微博解释了真相。胡歌看他那天凌晨四点才睡,本以为他至少要烦闷个好几天,没想到第二天和他打电话时就已经活蹦乱跳了,还死活不承认昨晚刷了一通宵的微博。


“肯定是上线记录有问题了。”王凯言之凿凿。


胡歌突然就不想拆穿他了。


他觉得王凯这人有时真的挺傻的,他早就告诉过他,不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在微博上展示一封匪夷所思的信和照片,会惹来多少猜忌揣度?何必自找麻烦。王凯却笑着说,这是这个冬天最温暖的事情之一,一定要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


结果果然不出所料,被黑了个底朝天。


那几天,王凯的心情很不好,但什么也没跟胡歌说。


胡歌也默契地绝口不提。


只不过,他瞒着他,偷偷打点了相熟的媒体和营销号,帮他澄清说好话。


没办法,谁叫他傻得让人心疼,却又让人忍不住想保护这点纯真的傻气呢!


不过,傻子就是傻子,这才刚澄清,就可以拿出来自我调侃了,而且一副完全不在意他的“CP”的样子。


说好的狮子座的占有欲呢?!


胡歌心里一阵气闷,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明明是个大男人,怎么和男人谈起恋爱来,却像个小女生一样矫情了!


下了采访,他迫不及待躲进卫生间给那人打电话。


王凯的《欢乐颂》在上海杀青了,说好要悄悄来杭州看他,临时却因为杀青的一帮演员要聚餐,来不了了。


“对不起啊歌歌,他们太热情了,实在是不好推。”王凯用那副得天独厚的低音炮嗓子叫他“歌歌”的时候,真的是胡歌这一生中防御值最低的时刻。


他说什么我都答应他,他做什么我都不计较。


他像着魔了一样这样想着,突然听见王凯手机那边传来郭晓然的大呼小叫:“凯哥!磨叽什么呢!就等你了!快!”


胡歌的耳朵唰一下就竖了起来,蛊惑人心的魔法消失了。


他语调平平地问:“你们玩什么呢?”


“打扑克,随便玩玩。”


“噢!”胡歌想起之前《伪装者》《琅琊榜》宣传的时候,王凯也有一帮人玩得热闹,自己却总像被抛弃的那个,一时心头很不是滋味。


王凯却像是没察觉一样:“我去玩了啊,晚上再给你打电话。”


他闷闷地应了一声,挂断了通话。


什么狗屁星座解析,都是骗人的!胡歌咬牙切齿地想着,一刷微博,王凯和郭晓然果然在一起,几乎是同时发了两条宣传微博。一个宣传王凯参与的《青岛往事》,一个宣传郭晓然演的《温州两家人》。


胡歌想了一下,忿忿转了郭晓然那条。


别问为什么,这是处女座古怪的报复欲。


他不指望王凯能懂。


自己这弯弯道道山路十八弯的心思,要是王凯能懂,他估计早就红了。


 


晚上王凯果然打电话过来,可惜那时胡歌正刷着微博上流出来的几张王凯和郭晓然等人的聚餐合照。


“玩得挺开心的嘛!”他凉凉地说。


王凯顺势说道:“难得放松一下,还真挺好玩的。”


胡歌拉长了声音:“噢,小郭还想做靖王妃啊?”他忍了一下,还是脱口而出,“不知道梅长苏答不答应。”


“……”王凯愣了两秒,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老胡,你不会是在吃醋吧?”


“去你大爷的,我至于吃郭晓然的醋吗?”胡歌终于找到时机把这句话说出口了,“我的两对CP热搜榜上都挂一天了,要吃醋也是你吃醋好吗!”


他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要是王凯还不懂,那就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傻子了。


结果王凯在那边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哈哈哈哈歌歌,歌歌你太可爱了,只见过让恋人别吃醋的,没见过想让恋人吃醋的!”


“谁想让你吃醋了?”胡歌真恼了,“爱吃不吃!”


他说着就要挂电话,王凯连忙叫起来:“别挂别挂,我吃,我吃还不行吗?”


胡歌感觉自己好像被绕进了一个大圈套里:“我怎么觉得你在耍我呢?”


“我怎么敢耍你!”王凯笑道,“你现在,走到南面的窗户旁边,拉开窗帘,就能看到一场绝无仅有的吃醋表演了。”


胡歌心里一紧,连忙跑到窗边往下一看。


无边的黑暗笼罩着宾馆无人的后院,突然,从那棵古老的合欢树后面,闪出一道人影。


借着初冬清冷的月色,胡歌看清了,那个裹得严严实实,站得比标枪还要直的男人,不是王凯是谁?


只见王凯从背后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冲他的方向晃了晃,然后摘掉口罩,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


胡歌大脑轰的一下,什么都顾不得了。连外套也没穿,就冲了下去,一直跑到王凯的面前。


“你、你、你!”他气喘吁吁地望着他,说不出话来。


王凯却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吻了过来。


铺天盖地的酸味从王凯的嘴里到达了他的嘴里,直冲脑门,差点把胡歌的眼泪冲下来。


这下,俩人都算是“醋”了。


 


王凯真的是为了来看他一眼,连夜租车赶来的,呆不了几个小时就要走。


胡歌感觉这短暂的缠绵的相处仿佛是发梦一般。


突然间,什么霍建华、什么袁弘、什么CP郭晓然,都不值一提了,甚至,不值得出现在这样珍贵而美好的梦里。


他的梦里,始终只有这一个人。


这样一个看上去很傻很天真,却舍得为他做疯狂的浪漫的事的人。


原来,这才是狮子座的占有欲——不是侵略性地占有,而是让对方心甘情愿地想被占有。


胡歌绝望地想,自己已被这头叫王凯的狮子标记了气味,今生今世再也逃不脱啦!



评论

热度(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