忱暮

靖苏/诚台/凯歌 不逆不拆~kkw小天使理想型~😘

【靖苏】改命 00(如何李菊福地玩各种各样的宗主梗|2000粉点文突发)

月泠糕。:

00.是背景介绍。


01.是几位姑娘点的宗主变小梗:(上)


02.是人鱼宗主梗。


03.之后会回到金陵开始每日宗主副本(x


点梗请走这里


——————————————————————————————————


00.




“唉哟,祁王爷、林帅大驾光临,我们这十殿真是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呐。”眼见着殿门被黑压压一片的赤焰军堵了,这殿的判官简直是腿肚子打颤地站了起来,给进来的两位大神见礼。


“少罗嗦。”萧景禹此时一身赤焰军装,摆摆手,“你家阎罗上次说小殊的命左右不过这两天?因他已是自己逆天改命,所以从你这生死簿上也改不了年岁?”


“是是是。”那鬼抹了一把汗,“不瞒您说,林少帅身上所负的性命实在过多……他一人改命也就罢了,偏他几乎以一己之力改了整个天下的命……这您说,我们这儿哪里还敢动少帅的命啊。”


“那你家阎罗王上次还说他们十殿阎罗会细细商量,如何为小殊改命?”


“这……”那鬼犹豫片刻,“阎罗王也就是跟您二位说道两句。林少帅这命啊,能改。只是要躲过顶上那几位神仙的监控,实属不易。”


“再不易,能比推翻你这十殿阎罗更不易?”萧景禹不屑的撇撇嘴,“还以为这地底下终归是个清静之地,没想到,呵,呵。”


“是是是,您几位大能愿意盘桓于此,守我十殿平安,地府上下感激不尽,感激不尽。”那鬼头上已是汗如雨注,奈何萧景禹和林燮身上的威压实在过重,他连半分隐瞒的念头都不敢动,“这少帅若想改命,一是要活在龙气周边,不得擅离;二是要每日改变身形,以躲过天上探查之眼;三是要找一对真心实意为他沟通阴阳两界的血脉相连之人,为他传递易形之药。这三点单说起来都不困难,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萧景禹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畅快笑意,“舅舅,你和母妃这么些年都白担心了不是,小殊啊,终归还是要归我那不争气的七弟咯!”


林燮摇摇头,“是我们没用,让他把所有的这一切背负了那么久,还要耗尽心血为我等正名。如今天下太平,便让他开开心心过一生,也不是什么坏事。”


“说吧,”萧景禹听闻林燮不愿追究,便收了笑意,一脸严肃地看着颤颤悠悠的判官,“本王要怎么做,才能把所谓的易形之药及改命之法传给不久后的真龙天子?”


 


01.


 


“景琰,我是你大哥。事关小殊性命,你最好给我听好了。”


萧景琰尚在梦里,便被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刺激了大脑。半昏半醒之中,他睁开双眼,隐约瞅着祁王兄一身赤焰战袍,一脸严肃的看向自己。


他迷茫地看着祁王兄走近自己,将一碗腥稠的血喂自己喝下,“这是第一个月的药。切记,三天之内将你的血取一碗给小殊喂下,之后每日子时再喂半碗,可保他与你同寿,记住没有?”


“记住了。”喉咙中的黏腻感让他颇感难受,但多年不曾入梦的长兄如此相托,他莫名地相信长兄不会害了自己或是小殊中的任何一人。


“那还愣着做什么!小殊只剩下不足三天的命了!还不快去!”祁王就差拎着耳朵把他叫醒了——如果他能碰到景琰的话,相信一脚把他踹下床都是温柔的。


 


等列战英丑时被靖王从床上吵醒,给了他三匹快马跟他说要出门赶赴北境战场时,还是懵着的。此前一个半时辰,萧景琰已经完成了拜别静妃、托付言侯纪王爷、嘱咐沈蔡二人的行动,每个人被叫起来时都是一副蒙着的状态,然而等萧景琰说完奔赴北境的理由及托付给他们的事之后,却又无言以对。


他们都是知道实情的人,知道拦不住这冲动的人去试验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不过三天,便纵着这位太子殿下一次吧。


多少年没撒过娇的人了。


 


02.


 


“蔺阁主这是不信我?”萧景琰没想到自己克服万难来到北境,马都跑死了三匹,却在最后这道关卡处受阻。


“你太子殿下随随便便拿道药方来我就得让你试?治死了怎么办?”蔺阁主两袖一揣,“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才吊住他一口气的么!”


“所以你也只能吊住他一口气!”萧景琰牛脾气上来了,“蒙挚!”


“啊?”蒙大统领看着两人吵着吵着突然点了自己的名字,有点摸不到头脑,“太子殿下?”


“给我按住这个偏将!拖出去!”萧景琰没什么犹豫,“其他人都出去!”


 


“殿下,到半碗了。”列战英端着碗接着太子殿下的血,待够数后便把碗递给太子殿下,再用白布为太子殿下的手腕粗粗包扎一下,欲言又止。


“我知道这是胡闹。”萧景琰接过碗来,转头看向床上躺着的、连刚刚那一场闹剧都不曾闹醒的病人,“然而我接受不了,他离着我这么远,就弃我而去,此生不见。”


他温柔的扶起梅长苏,将那半碗血尽数喂他服下,冥冥中当真觉得自己的命已与长苏相连,笑得眼眶有些湿润,“我赶了两天半的路,这都第三天了,我才赶到你身旁。我也不知道是否还来得及,也不知道这是害了你还是救了你。只求你……别怪我任性这一遭吧。”


他将梅长苏放平,把枕头与被子为他整理好,便坐在床沿处静静地看着他,就像不久前在猎宫似的。


 


03.


 


亥时三刻,列战英入门,将门外聚集的包括飞流、甄平、黎纲、宫羽等人在内的江左盟众,以及言豫津、萧景睿、蒙挚这些与梅长苏熟识的人的口信带到。


“请太子殿下给宗主一个交代。”


“请太子殿下给苏先生一个交代。”


那些人要我给你个交代,我还有什么可交代的呢。萧景琰俯身在梅长苏的额间印下一吻,出门去应付那些长苏重视也好、重视长苏也好的人们了。


 


见萧景琰出来,那些人都按耐着与他细细分说,要他将蔺晨放出来救治梅长苏。而萧景琰一来一往,应付自如,短时间内这里面还真没个能辩过他的。直到帐内传来那一声饱含着震惊与喜悦,且熟悉得有些过分的声音,“景琰……”


不仅是太子殿下,所有人都挤进了并不宽敞的帐篷。



评论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