忱暮

靖苏/诚台/凯歌 不逆不拆~kkw小天使理想型~😘

【靖苏】《黑白》第二章

苏长甜:

萧家把家主的位子给了七少爷这件事情,还是出乎不少人意料的。


日子太平了,世家的老人们对发家时的事情也就讳如莫深起来,除非是根植得太深,否则总想让冤孽在自己手上结束。


 


因此小一辈里上过一线打打杀杀,手上沾着血腥结过仇的人已经很少了。


萧景琰算是其中一个。


 


前几年开始萧家转战房地产,发家了以后又迅速投身金融。桩桩事情卡得到点到位,让人摸不透是跟上面互通款曲还是有贵人相助算无遗漏,抑或是真的天命不绝。


 


而萧景琰从成年起就开始给萧家处理着那些染着黑洗不白日进斗金的产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萧家这么办,等于是告诉所有人,这个儿子,是永远不会浮上台面的。


 


直到一年前出了一个意外。


萧家通告各家的继承人萧景宣死了。


 


死的还不太光彩,据说是在夜总会里磕了药给High死的。萧家不信,各种医院的鉴定书出了一堆,死因都只有一个:心源性猝死。可怜萧家的现任家主一把年纪,听说了之后昏了过去送进医院要靠吸氧续命。


 


现在回想起来,风云变幻的起点就是从这儿开始的。


所以后来也有人揣测过,这事儿莫非是七少爷动的手?毕竟那时的萧景琰虽然不上台面,但在道上却有了声名和威望。


 


但这种猜测很快就无疾而终了。


 


萧景琰是萧家的里子,萧家要的是面子,面子缺了的东西,里子就挣回来,面子出头的地方,里子就藏起来。谁都可能继承萧家的家业,但唯独不可能是萧景琰。


 


这个手,动得没有意义。


 


何况当时最大的嫌疑人,应该是萧景桓。


 


说起来这也是萧家的私密事了。萧家的主母一直没有孩子,后来有个偏房生了萧景桓后就难产死了,于是这个孩子从小过继给了主母带。而萧景宣则是萧选最喜欢的二姨太生的。这两房从年轻的时候争丈夫的宠爱,到有了儿子争地位,就没有停下过。


 


萧选晚年丧子,刚拔了氧气管,一看几个儿子都在身边,就直接把床边的玻璃杯朝萧景桓砸了过去,“你说!是不是你干的!”


 


萧景桓当场就跪下来发誓:“父亲,真的不是我做的。”


 


萧选又指着萧景琰,“景琰,你给我查,动用你所有的力量查!好好一个人就这么没了。查出来是谁我亲手枪毙了他!”


 


萧景琰点点头,走出了病房。合上门的时候听见萧选在里面嚎啕大哭,倒是真的悲痛。


 


列战英跟在萧景琰边上,看七少爷脸色并不好。


 


说来也正常,这个事儿太难办了。老爷子要一个交代,可萧景宣死了以后,最有可能继承萧家的人是萧景桓,要真是萧景桓干的,他敢动手就是做足了准备。何况真能查出来又能怎么样?让老爷子死了一个儿子,再亲手枪毙一个?


 


于情于理于公于私,能怎么办?


 


于是一个叫梅长苏的人就出现了。


列战英想,这就是命。


他从来都弄不懂梅长苏在想什么,只是后来回想,觉得这个人做事太狠绝。


 


这个人可以替萧景琰挡子弹,在萧景琰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带着弟兄们出生入死,在萧家出事的时候不惜让自己坐牢来拖延时间。


 


却偏偏在萧景琰当上家主以后,只把自己关在主屋的小院里。


两年都没有出来。


 


他想所有人都当他死了。


哦,不对。


除了萧景琰。


 


自从被萧景琰逮到了一次那个人爱在外面上看会儿天看会儿书,就不知道从哪里倒腾了一张木头做的躺椅来,做工也很古朴,只看得出有点年头,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什么时候坐下去椅子都是温温的不发凉。躺椅上披着一张白色的皮草,这个天用也并不燥热。


 


这样体贴周到,也难怪一回小院,萧景琰就看到那个人又裹着毯子蜷缩在躺椅里,睡颜沉静。


只要一看见这个人,心里什么事情就都空了。


只剩这个人,只剩下这个人的眉眼。


 


那人不知梦见了什么,手紧紧的攥着毯子。萧景琰悄悄俯下身,顺着那袖长的脖颈一口咬了下去。


 


“萧景琰!你是属狗的吗!”居然咬的力气还不小。


萧景琰哈哈大笑,钻进了毯子里。


没过一会儿,一点甜腻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十一月的天,倒热得让人脸红。



评论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