忱暮

靖苏/诚台/凯歌 不逆不拆~kkw小天使理想型~😘

【凯歌】醉酒与告白

agoraphobia:

王凯x胡歌


 


*RPS,没现实考据,就想填个两人甜蜜蜜地告白然后搞对象的脑洞。


 


醉酒与告白


 


  王凯总能敏感地捕捉到胡歌的笑声。


  他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见胡歌左手夹着烟,右手胡乱地笔画着什么,逗得面前的小姑娘笑得捂住了脸。似乎是注意到了王凯的视线,胡歌看向他,洋洋得意地好像在炫耀着什么。


  逗比。王凯轻轻地做了这个口型,换来了胡歌一副无所谓的搞怪嘴脸。


  “凯凯你别乱动。”化妆师轻轻地拍了一下王凯的头,“再动这阿诚可就不帅了。”


  “好吧。”王凯转过头来,“怎么会不帅,底子好着呢。”


  化妆师嗔怪地回了他句不害臊,又继续仔细地用遮瑕笔给王凯遮住他近些天来有些深的黑眼圈。


  这时候胡歌凑了过来,一屁股就坐在了化妆台上,王凯抬眼,就见胡歌一副仔细研究的模样看着自己。


  胡歌已经换好了戏服,俨然就是明台那富家公子哥儿的模样,至上而下地扫视了王凯,就像是在调戏小姑娘似地说:“这白衬衫不错啊。”


  没话找话。王凯心里笑着吐槽。


  知道胡歌怕的就是没被回应的尴尬,于是王凯故意不答胡歌的话,就只是睁着眼睛盯着他笑。最后弄得胡歌无奈地起身,拍拍屁股准备找别人调戏去。


  “老胡,听说你昨天被女生打的戏很精彩啊。”人刚迈出两步,王凯就把人给叫住了。


  “你大爷!”胡歌转身来,也没恼,眯着眼回道。


  要不是四周都是工作人员,王凯恨不得现在就起身去亲一下胡歌那带着笑意的嘴角。


 


  王凯拍完夜戏已经接近凌晨,回了酒店就见到胡歌蹲在自己的房门口玩儿着手机。听见脚步声后胡歌抬起头,对王凯说:“你别动!”


  王凯被胡歌这急促的一声命令给吓得一惊,忙转过头去看身后是否有危险。


  “我早就发现这酒店的走廊修得特别好,你就站那儿,我给你照一张啊。”在确定了后方什么也没有后,王凯回头就见胡歌拿着他的手机对准了自己。


  “发什么愣啊,赶紧的把姿势摆一下。”胡歌盯着手机屏幕,前前后后地,找着最佳的拍摄角度。


  “把你的脸侧过去对着灯光,诶,好,就这样啊。我照了哦!”


  听见熟悉的咔擦声,王凯止不住地勾起嘴角,看向胡歌:“你这艺术灵感一上来真是挡也挡不住。”


  胡歌歪了歪嘴作为回应,也不把成果拿给王凯看,只是指了指房门让王凯赶紧开门。


  王凯走到房门前掏出房卡,胡歌凑到他肩膀上闻了闻:“哟,喝酒啦?”


  “就买了罐啤酒,没喝完就扔了。”


  锁和房卡感应后发出清脆的声响,王凯刚拉开门,就被猴急的胡歌给推了进去。


  门啪擦地关上,胡歌的嘴唇也欺上来了。


  两个人的嘴唇都挺干的,这些天加班加点工作,都没休息好,吃得也不健康养生,自然也就上火了。


  于是在胡歌亲完后退开时,王凯又把人给拉了回来,伸出舌头舔了舔胡歌的嘴唇。


  微醺的王凯是懒得思考自己为何做出这样的举动了,胡歌倒是被王凯这行为吓得一激灵。


  “你、你干嘛啊。”


  “你嘴唇挺干的。”王凯睁着他那小鹿斑比似的眼睛,一脸纯洁无暇地做出了解释。


  王凯挺喜欢胡歌这困窘的模样的,胡歌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又怎么也组织不好语言,支支吾吾了半晌才说:“呃,下次我会抹好唇膏再来的。”


  这话把王凯给逗乐了,把比自己高上那么一小点的胡歌给抱在怀里,揉了下他后脑勺的头发。


  “你酒量不错啊,一罐啤酒都没醉。”胡歌这是明显的讽刺。


  “是,哪能跟胡老大比,酒量了不得。”王凯回道,“这千杯不醉的胡老大一醉,可就折腾人了啊。”


 



 


  王凯会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上一次胡歌喝得酩酊大醉,王凯负责把人给送回酒店房间,就这么被酒劲上来的胡歌给吐了一身。


  那天王凯是感冒了,所以才逃过了喝酒这一环。不然就凭他那酒量,早就先于胡歌等人的醉倒在地了,可不会有负责把胡歌给送回房间的任务。


  一大股刺鼻的酸气让王凯胃里也犯恶心,他赶紧把脏了的衣服脱掉,见胡歌还有点意识地冲向卫生间寻找马桶去了。


  处女座也会祸害人啊。王凯嫌弃地用脚把脱下的衣服丢到一边,看着地毯上的秽物,想着还是地处理一下。


  洗手间里胡歌呕得那叫一个惨烈,王凯也没想到胡歌今天回喝成这样,又赶紧地去倒了杯水,端进厕所里蹲下身来问胡歌:“老胡,还好吧?”


  胡歌哪儿还有闲心回答他。吐得只能干呕后的胡歌跟泄了气的皮球似地摊在了一边,用充满水汽的一双眼睛看着王凯。


  那眼神迷离得一看就知道是没啥意识了,王凯准备把人给捞起来带回床上去,这坐着地上凉,要是感冒了可就不得了了。


  “王凯?”刚把手搭上胡歌的肩膀,王凯就听见人叫自己的名字。


  “啊,是我。”王凯停止了动作,看着叫自己名字的胡歌。


  “你怎么在这儿啊?”胡歌似乎恢复了一些意识。


  “你喝醉了我把你送回来。来,我扶你起来,去床上躺着要舒服点儿。”


  “正、正好了,王凯……我们来讨论讨论。”


  “啊?”胡歌的这提议让王凯很是错愕,“讨论啥?”


  这人醉了的行为还挺新奇。


  “你说,我梅长苏是不是对你萧景琰有意思啊?”


  “……啥?”


  王凯疲惫怠工的大脑总算被胡歌的这一问题给激得重新开始工作。这什么问题?


  “梅长苏可以为萧景琰做任何事情,真的。”


  “但好兄弟也可以啊。”王凯说,“情同手足、同生共死。这之中的感情很复杂,不能就这么理解成有意思吧。”


  胡歌沉默了,王凯看着胡歌垂下的眼睛,不知道这人到底是清醒还是已经醉得糊涂了。他伸出手打算把胡歌给拉起来,这一直坐在地上也不是办法。


  “复杂之中就包含着有喜欢啊。”胡歌嘀咕道。


  “什么?”王凯没听清胡歌说了什么,总算是把人给带起来了,胡歌的双脚站不稳,王凯只得半抱着胡歌把人给带到床边。


  腾出一只手去掀开被子,王凯刚想让胡歌躺在床上去,忽地就被人给按住了脖子。


  “你干嘛?”王凯话刚说完,就被胡歌给亲了一下。


  王凯震惊得呆在了原地,刚才那短暂只有几秒的嘴唇触碰是他的错觉还是梦境?


  “你看吧,我有这个冲动。我见着你就想亲你。”胡歌自己倒到了床上,用手抓了被子从头到脚把自己给盖得严严实实地。


  王凯光着上身站在床边,看着胡歌把自己裹得跟蝉蛹似地,他实在不知道在现在这个情况里,面对胡歌这突如其来的告白……不对,胡歌究竟是代表梅长苏在告白萧景琰,还是……


  “我就是对你有意思。”把自己藏在被窝里的人又闷闷地说了一句,后再也没出声了。


  “老胡。”


  “……”


  “我说胡歌。”王凯伸手去推了推胡歌,“你别把自己闷在被子里,别闷死了。”


   那一晚的对话在胡歌掀开被子好好睡觉后结束了。王凯出了胡歌的房门,回房间后站在房间的窗前抽了许久的烟,第二天倒是他的感冒加重,开始咳嗽了。


  早上给助理说了自己的身体情况后,没过一会儿助理就端了杯抗病毒冲剂,说:“昨晚上送完胡歌去哪儿浪了啊?”


  “能去哪儿啊,睡不着站在窗边抽了会儿烟。”王凯如实禀报,“昨天晚上太冷了点。”


  “还好没啥工作,回去好好休息。把药喝了啊,一会儿就退房了。”


  王凯离开酒店后坐上车给胡歌发了条微信,询问胡歌的身体情况。


  还没发出多久就收到了回复。


  ——你还好吧?昨晚喝得太多了啊。


  ——还好,没把自己给闷死。


 


  其实王凯对于胡歌的那条微信回复是非常在意的。这胡歌究竟记不记得他们那天晚上的事情?王凯好奇,但他总不可能发条信息去问,这事儿纠结着纠结着,时间也就过去了,王凯越发觉得那天晚上的事情,可能是自己忙得昏昏沉沉后做的一个白日梦也说不一定。


  原本搁在心间的事情因为这样一个合理的解释而放下后,王凯在与胡歌的相处之中又放松了不少。


  后来王凯去上海,正巧想要做头发,便问了胡歌有什么地方好推荐的。


  胡歌用微信给王凯发了个定位,说在那儿有卡。王凯欣然前往。


  难得自己掏钱弄想要的造型,王凯剪发染发用了不少的时间,期间给胡歌发了微信,说这店真挺好,不愧是胡老大给推荐的。


  胡歌大概在忙,也没给回复。王凯刷着微博,又时不时地点开微信看信息,心里想着既然都来了,要不要再把头发给烫一下算了。


  不过最后王凯觉得烫头发时间太长,之后晚饭还约了人,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弄完头发后赶紧去结账。


  结果理发店前台的小姐笑得甜甜地对自己说:“不用了,您的单胡歌先生已经给你结了。”


  “啊?”王凯心想,这胡歌不会是在上海吧?偷偷地跑来给自己结账后又走了?


  “胡歌先生在这里的是储值卡,他已经打电话来说过了,我们直接从他的卡上扣就好了。”店员小姐微笑着回答。王凯只觉得自己之前的猜测实在是想象力过于丰富。


  王凯出了店后就赶紧给胡歌打了个电话,这理发店又剪又染的消费也不便宜,得赶紧地道谢。


  微信回复地挺慢,电话倒是响了两声后就接了。


  “头发弄完啦?”胡歌问。


  “嗯,谢谢了啊。我这下可占了你大便宜了。”王凯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和朋友约好的地点。


  “没占我便宜。我应该的。”胡歌回道。


  这哪儿成应该的了,王凯心想,说:“下次你来北京,我请你吃饭。”


  “不用。”


  “怎么不用啊,这样我怎么好意思。”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在追你嘛,我应该有点表示。”


 



 


  自己有生之年也会被人以这样的方式追求,想着这些事,让王凯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还被王凯抱着的胡歌纳闷地问了句王凯在笑什么,王凯说:“笑你。”


  “那你别笑了,笑得又不好听。”胡歌拉开了与王凯之间的距离,学着王凯的笑声笑了几下。


  胡歌学得不像,但这样子又让王凯喜欢的不行。


  想起胡歌醉酒那晚的事情,王凯突然来了兴致,问胡歌:“诶,你说,我阿诚是不是对你明台有意思啊?”


  “怎么有突然扯到这儿去了?这阿诚再有意思,也是对大哥有意思吧。”胡歌觉得王凯问自己的问题有点熟悉。


  “可阿诚为了小少爷也可以做任何事情啊。”


  等王凯说了这话,胡歌这才意识到这人是在跟自己回忆那一晚的事儿呢。


  那天晚上自己喝醉了说了一堆胡话,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地打算跟王凯坦白了。胡歌觉得那一晚真的挺糗的,吐了人一身不说,连告白的话都没抖清楚。


  “我说王凯,凯凯王老同学,你对角色的理解不够到位啊。你可以再仔细研读你的剧本,你看你和大哥明楼之间那羁绊才叫一个……”


  胡歌话还没说完,就被王凯给啄了下嘴巴。


  “你别说了。”看着一脸发懵的胡歌,王凯笑道,“我就是对你有意思。”


  “你这是在跟我告白么?”


  “算……是吧。”


  “你能有点新意么,全部都学我。”


  话里虽然带着不满,但胡歌的嘴角根本止不住地往上扬。


  “那好,我喜欢你。”


  王凯见胡歌听见自己说出那四个字,整个人脸都红了。


  “我换个说法,这下算有新意了吧?”说罢,自己的耳朵也红了的王凯,亲了亲胡歌的嘴角。


 


END



评论

热度(538)

  1. 细水长流忱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