忱暮

靖苏/诚台/凯歌 不逆不拆~kkw小天使理想型~😘

色·戒【诚台】上

东仔的大写描粗之乐观:

【内容如题,不要污,要优雅,反正不好吃


【非傻白甜,比较沉闷


【小少爷有点腹黑有点渣,雷者慎入


【设定基本和伪装者相同,有部分出入,不妨碍观看内容






*************************************************


 


太阳焦灼着明台的脸。


 


街道上人来人往,繁华忙碌。就好像这个上海从来都是这么快的步伐,不肯为任何人停留一分钟。


 


闷透了。


 


与自己离开之前一模一样。


 


抬头看一眼街边的法国梧桐,细琐的光阴顺着叶片的缝隙透下来,晃得人眼睛都疼。


 


快要盛夏了。


 


抬手想要解开自己衬衫的扣子,才发现自己穿的是正装打着领带,并不适合随性的动作。


 


只是恨不得快点回家,便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拘束。


 


路旁传来了一阵汽车鸣叫。


 


啊,来了。


 


*************************************************


 


明台在没有去香港之前其实是个很普通的青年。


 


一定要说他有什么不一样的话,也只是家世好一些,背景大一些,有过留学法国的背景。


 


富家纨绔子弟。


 


偏偏就阴错阳差的成了王天风的徒弟,迫不得已的做了一个国民党军统特工。也不用去深究王天风当初选中他把他带进军统的原因,也不用去计较明台究竟是爱国还是无可奈何,所谓的几年大学生涯一过,再后悔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最先觉察明台不对劲的不是一直娇惯着他的大姐,而是另一个人。


 


那个人原本在明台眼里也只是个普通的青年。


 


一定要说他有什么不一样的话,也只是家世好一些,背景大一些,有过留学法国的背景。


 


明台叫他阿诚哥。


 


*************************************************


 


明镜对于明楼和明诚加入汪政府的事情痛心疾首,天天戳着两人的脸责骂,无外乎是因为对两个弟弟加入政界的不满和担忧。明家在商界叱咤风云,向来不参与政坛,规矩一旦打破,那明家的立场就要变了。


 


明楼知道,明诚也知道。


 


现在,明台也知道。


 


刚回上海的时候明台有些不习惯,满耳的外文粤语一下子变成了明朗上口的上海话,言语上一时不能适应,连带着和明楼明诚讲话也偶然也会跟着明台冒出几句法语,闹得明镜一脸的不高兴。


 


“在家说什么外国话!欺负我听不懂是吧!”


 


小少爷七窍玲珑,在两个哥哥都只能默默承受责骂的时候知道要哄着大姐高兴,却是引得明镜落下几滴眼泪,拍着桌子训明楼和明诚。


 


“你们看看!连明台都比你们懂事!你们这两个哥哥拿什么脸给明台做榜样!”


 


明楼不敢和大姐顶嘴,也只好陪着笑脸连连认错。明诚倒是抬起头看了一眼明台,小少爷笑逐颜开,明媚的很。


 


如果忽视他故意搭上自己膝盖的那只脚的话,明诚大概会觉得这个青年身上朦胧的阳光会更纯粹一些。


 


于是偷偷的用手握住了明台的脚踝。


 


小少爷穿着家居的拖鞋,因为嫌热没有穿袜子,细白细白的脚腕衬着深褐色的裤子,对比非常的强烈。


 


明诚微微咽了口口水,手上用了点劲。


 


明台眉头皱了皱,几乎想要踹过去,却不好大动作,只能在明诚的腿上蹭了蹭。明诚身体一僵,连忙两手一起握着明台的脚,不让他乱动。


 


因为往下伸手的动作过于迅猛,明镜和明楼都看了过来。


 


“怎么了?”


 


明诚转头看着明镜,得体的笑。


 


“没事,刚刚有只猫蹭了我一下。”


 


*************************************************


 


明台需要汪政府里有人能配合自己的工作。


 


不是组织上的同志,而是他自己的人。


 


于是他选上了明诚。


 


为什么?


 


明台嗤笑了一声。


 


他从小就知道,这个名义上的哥哥本质上是个和肃穆外表完全不同的人。


 


明诚和自己一样,不知道具体的出生年月,只是根据明家定的生日,他比自己大六岁。小时候明台喜欢跟着他玩,因为明诚对他温和体贴极其包容,和大哥的暴脾气不一样。大概那时候明台更多的是把明诚当做了父亲一样的存在,尽管现在深究起来,明台也说不上那种亲和感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直到明诚在他十五岁生日的那个晚上,偷偷的来到自己的房里,在他的嘴角印上了一个吻。


 


他以为明台睡着了,可是明台清醒的很。


 


从此之后,咫尺天涯的距离。明台不愿意再去和明诚过多的接触,明诚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眼里蒙上了一层晦涩的阴影。


 


难以启齿的心迹。


 


最后以两人各自错开的留学时间为结束,两人在近五年的时间里没有再见过面。


 


*************************************************


 


明诚喜欢明台,是刻进骨子的喜欢。


 


明台来到明家的时候,明诚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半大孩子,看着雪白粉嫩的像团子一样的小少爷,心里便生了喜欢的意思。


 


后来小少爷被宠溺着长大,对谁都不客气,尤其是明诚。明诚隐忍宽和,不和明台计较,也计较不起。大约在旁人眼里看来,明台对明诚的态度多少有些跋扈,而且明台就算嘴里叫他哥哥,心里怕是也不在意这个兄长的。


 


但是明诚不介意。


 


也只有自己处处容着小少爷,小少爷才不会嫌弃自己。


 


这份自卑,也是刻进骨子里的。


 


后来误打误撞偶然给在香港的明台打电话,明诚起了疑心调查一番才知道明台早就被收到了王天风的麾下。


 


明台拒绝他的营救。


 


说不上那是什么样的心情。


 


放在心里的宝贝疙瘩被别人觊觎了被别人掳走了,换成再包容的人都是会生气的,明诚的怒火值也已经飙升到了最高点,恨不得把王疯子千刀万剐。


 


不敢告诉大哥大姐,明诚一个人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还经常给明台打电话。明台每次接电话也是无所谓的语气,似乎一点都不在意明诚是不是揪心。


 


明诚也知道明台不会回应自己的心绪。


 


所以明台从香港回来没多久主动找他的时候,他是惊讶的。


 


“阿诚哥,你帮不帮我?”


 


帮,舍了命也要帮。


 


*************************************************


 


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然而明诚不懂,明台也不懂。


 


两人私下的来往多了之后,反而带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气息,连平常的说话做事都有了互相撩拨的意味。


 


明诚不知道明台是不是故意的,但是他相当的受用,有时候和小少爷碰一碰手他也能高兴好久。


 


后来明诚是真的舍了命配合明台除掉了南田,自己的肩部中了一枪,差点就一命归西。


 


要是临死都没能碰上小少爷一次,真不值。


 


明诚捂着血糊糊的伤口的时候想着也许小少爷就是想弄死自己,毕竟怎么看他也不会真的喜欢上自己这么一个恋弟的哥哥,想要解决自己这个麻烦,这时候简直就太便利了。


 


明台也确实这么想过,但是他没有下的去手。


 


他也舍不得。


 


开枪的时候明台脑海里回放的都是记忆里的画面。拉着他手的明诚,背着他回家的明诚,帮他修剪指甲的明诚,帮他洗澡洗头的明诚,护着他不被大哥欺负的明诚……


 


全是满怀热爱的,温柔的脸庞。


 


明台心软了。


 


晚上拿着药和绷带上了明诚的房间,看见明诚一个人龇牙咧嘴的自己处理着伤口,明台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哭。


 


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


 


这又不是过家家玩游戏,这是玩命啊。


 


哪怕明诚骂他一句,他都不会这么的自责。偏偏明诚连一句重话都不说,疼的五官都皱在了一起还要对着他笑。


 


子弹已经被取出,血勉强止住了。明台往伤口上上了药,缠了几圈绷带,双手轻缓的在明诚的身上摸了一圈,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逸的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


 


明台对上了明诚的眼睛。


 


漆黑无情的颜色,满怀深爱的神情。


 


沉沦了。


 


不要污,要优雅,反正不好吃


 


*************************************************




大概还会继续的TBC。





评论

热度(642)